休一

没有特别钟爱的东西


没有一定要得到的人


也没有非做不可的事。

清辞:

我本来想说些啥的,但是临到嘴边发现又好像什么都说尽了。就好像是我追永近的消息从15年一直追到18年,从当年的下水道失踪一直追到这两人真正意义上的再次见面。


我和朋友前段时间深夜发疯,我俩长篇大论以后她非常悔恨地说,“你才三年,我都五年了”。三年时间足够高中毕业了吧,五年时间足够大学毕业了吧。把青春和执着耗在这对身上,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值不值得。


其实扪心自问一下,我并不算什么圈内大佬,没有对这对献出过什么宝贵的精神食粮,没有写过什么文画过什么画或者做过什么手书,甚至就连两人生日的时候,我都没有送去过祝福。然而即使是这样的我,都尚且会觉得心力交瘁,那么这些在这个圈子里,把永近英良这个角色,当作是本命,当作是唯一的姑娘们,内心又该是有多难过,多煎熬。


很多话临到嘴边,又要咽下去。我觉得我说得还是太含蓄了,那不妨直白一点。追喰种的重心偏移其实就是从金木和董香上垒那一话开始的。微博首页的关注列表见证了我的第一次发疯,亲友基本都知道从那一话以后我全线暴走,基本每周一次定时发作。因为,如果说一部漫画,最开始以热血少年漫开始走向深刻青年漫,主角结婚生子,半途官配我尚且还能容忍,毕竟作者偏爱就是上天垂怜,圈地自萌的道理谁都懂,嗑CP嗑了这么多年谁还没被官方拆过本家屠过满门。但是真正让我暴走却是那一话永近的出场。在男女主角上本垒之前,作为话题插入的垫脚石被提起,这种用意简直让我恶心至极。


石田不可能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永近的出场,不是不知道永近的生死是吊了多久的一个伏笔,偏偏他就以这种轻飘飘的方式,把这样一个让多少人翘首期盼的希望,漫不经心地甩出来,只为了成为男女主角感情见证的苍白背景板。


这么长久的等待以后,我居然是以这样的方式知晓金木恢复记忆后,对于永近英良这个人的看法。荒唐至极,可笑至极,可怜至极。


我是先被永近英良为了金木研,仿佛飞蛾扑火一般的殉道者的姿态迷惑住了。当我真的清醒地意识到,他其实就是主角的背景板垫脚石的时候,我又已经醒悟得太晚了。


我无论谈论关于他的什么都离不开金木的,无论是他的喜好,他的想法,他的作为,甚至是他的笑,他的金发,他的耳机,他常去的地点,他喝过的咖啡和他看过的书,更不用提他现在那张被撕碎啃咬的半张脸和永远只能靠发声器发音的毁掉的嗓子。桩桩件件,无一不是拜金木研所赐。


我不知道他的家庭,不知道他的亲人,不知道他其他的朋友,不知道他的爱人,不知道他的事业……我所知道的,只是他喜欢金木研,被官方盖章,他自己亲口说出来的喜欢,为此他陪了金木研十数年,为他搭上了半张脸,一副残破的身体,一副正常发声的嗓音、和接下来本该作为普通人的全部的人生。他为他仿若献祭一样,奉上了他所有的全部。


有人说,这是金木研欠永近英良的。是他永远还不完的债。但是我想说其实不是的。从永近亲口说出来那一句“因为我喜欢他啊,还需要其他理由吗”的时候,其实金木就不欠永近的了。


感情不是双向平等,不是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不是社交群体崇尚的礼尚往来。感情向来自私,永远没办法一碗水端平。我们不过是作为旁观者的心疼,是作为路人的愤世嫉俗。但是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当事人的选择。


他不无辜,不悲苦,不后悔。但凡他曾经内心动摇过一点点,就不会为金木做到这种地步。金木如果真的要还债,他是根本没办法还清的,因为永近英良为金木研献上的,是他拥有的所有,是他的这一生一世,试问一下,如此大笔的欠债,究竟要拖家带口,已经成王的金木研如何赔付?


其实石田这一话的刻画是很妙的,很多人为了这一话两人居然没有拥抱在一起,看到金木嚎啕大哭而遗憾。觉得寥寥几笔就轻描淡写地揭过了这三年分离。但是我觉得不是的。虽然我日常diss石田给永近的待遇,但却恰恰是几句话,放在任何一个普通场景里好像都太普通不过的对话,反而让人觉得内心能够平静下来。有些人的羁绊确实能够深刻到如此,分离日久,南辕北辙,但是不管何时,如果能够再次相聚,轻描淡写寥寥数语,却能够互通心意,仿佛从未分开一样。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羁绊,是旁人无法插足的禁地。即使我心有戚戚,却也不得不认同。


“道谢就免了吧,拿1500日元就行了。”


“没错啊,你真了解我。”


其实金木本人也应当明白的,如果真的要清算,他永远还不尽永近英良的。从两人小时候认识开始,这笔账就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如今终于变成天文数字。


但是即使如此,即使我能够以“近乡情更怯”来开脱金木的行为,但是就连见救过你一命,被你伤害过的一位久别重逢的朋友,都尚且需要自家老婆来鼓励和催促,我到底还能对金木研的所作所为抱以多大的期待?


多大的期待都该是失望。因为他真的一直一直都这么良善到软弱,感情问题上向来都是他人作主导,不管是小时候永近朝他伸过来的手,还是下水道里的再次重逢,甚至是后来三年的不离不弃。如果不是董香的提醒,他是不是还打算让永近一个人在天台上吹一天的冷风?他有没有过一次,是凭借着自己的意识,主动地,奋不顾身地去找寻那个人一次。


从来没有过。


这一话出来还有一点,那么多人,全网铺天盖地,加上营销号推波助澜,所有人,局里人局外人,路人粉丝,各路人马到齐,看了一眼最新话和一张官图,所有人憋了半天,喉咙里的各种话翻涌着滚了一遭,最后只吐出来一句似曾相似到大同小异的话。


“真惨啊。”“永近英良真惨啊。”“基友太惨了,都啃成这样了。”“惨啊 ,看不下去了。”


他有那么多优点可以数,他这么开朗阳光和干净纯粹。他是整个故事中最无辜最干净的一个人,他面对着金木永远在笑,他这么聪明这么优秀,但是无数话语涌到喉头,在面对着那半张脸和冰冷的发声器的时候,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真惨啊”。


我其实不喜欢用“惨”来概括一个角色。因为“卖惨”本来就是一种博同情以提升关注度的饮鸩止渴一般的自杀营销。一个角色人设的立体和成功,绝对不是靠刻画他到底有多惨来达到目的的。但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永近这个形象,已经一提起来,就是“好惨啊”这样一句话就可以轻轻揭过了。


还有148话那一句让无数人尖叫的“因为我喜欢他啊”,那一句模棱两可的“喜欢”,石田不可能不知道一说出来,会让多少人误解让多少人失声尖叫彻底疯狂。明明有那么多其他词汇和语言可以代替,偏偏选择了最模糊和糟糕的表达方式。那么在旁人眼中,这个永远笑着,像是小太阳一样毫无阴霾的大男孩,他的形象又变成了什么样呢?笑着看着自己的爱人踏入婚姻的殿堂,独自一个人默默守候在旁,哪怕为他赔上整个全部,搭上一生,也在所不惜的苦情炮灰吗?一定要局外人指着他,掬一把同情泪,哭一声“你好可怜啊”,这样才甘心吗?


还有这一话,让无数人浮想联翩的伤痕——从嘴角一直撕裂到喉咙,非常暧昧的位置,简直宛如爱人的吻痕。又有多少人因为这个晦暗不明的暗示,觉得这是这对再一次的玻璃渣中的糖,然后又再次对永近抱以深切的同情和惋惜呢?


他已经沦落到成为他人爱情的垫脚石和感情修罗场中失败者的形象了,那么下一次,石田又打算让他做出什么行动呢?是再次为爱献身还是功成身退?我敲字敲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在发抖了,我甚至觉得,这个宛如菟丝子一般,只能靠紧紧攀附金木研,才能存活的人物形象,到底要被糟蹋到什么地步,才是一个最后的终结。


我想知道永近的偏执,他的坚持,他的牺牲,到底要到什么时刻,才会无路可走。最后的一笔落下,到底会是以如何的姿态。他的山穷水尽,他的最终落幕,到底是心有不甘,还是死得其所。


但是可能这些都不会发生。毕竟他只是一个剧情助推器和人物背景板,更大的可能性是一直到故事终末,他心满意足地鞠躬退场,关于他的最后一笔,直到大幕拉上,都没有落下。




我其实很想CP脑一下,比如金木恢复记忆再没找过永近,是因为他内心中觉得,只要不去找,不去证实,那么这个人在自己的记忆里,在自己的脑海中,就永远鲜活,永远存在。我也很想说服自己,告诉自己说,金木把永近推离自己的世界,是他所能想到的,保护朋友最好的方法。但是我突然就不想动脑子去想了。我宁愿承认,金木就是没有办法理解自己在永近心中的重要性,就像他没办法把永近看得同永近心目中的自己一样重要是同个道理。所以他离开他,不去找,不去追,就连近在眼前都不愿意伸手抓住。


这两人互动实在太少,永近出场也实在太少,糖炒玻璃渣的剧情我也实在是看累了,翻来覆去的从玻璃渣里自欺欺人地抠糖的把戏我也玩厌烦了,单箭头的CP嗑起来实在太累。毕竟金木的世界太大了,装下的不止一个永近英良,而永近英良的世界又太小了,只装得下一个金木研。这就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无法调和,无法共情。